疏然然然然

烂俗的人,画画很菜

来的总是会来的

一个都别想跑[并不简单][并不简单][并不简单]

镇魂衍生手书《猜 猜 我 是 谁 ?》

B站视频:(中文配音/韩文配音)http://t.cn/A6hJagJJ

STAFF:

编剧:倾城无我 @倾城无我 

绘图:疏然 @疏然然然然

剪辑:简·雨 @简·雨

配音:万事屋工作室

23.罗勤耕x林大宇


“原来兔耳朵是真的啊”




兔女梗来自 @倾城无我 



22.抓到兔子啦


罗浮生x君君


梗来自. @倾城无我 

19.动物城AU


最近兔子警官迷上了看直播

【朱白】动物城爱情故事

∠( ᐛ 」∠)_欲擒故纵小兔子

倾城无我:

兔子x狐狸


所有相关梗均来自与 @疏然然然然 的交流,近期内所有巧合、雷同、借梗,我不管,都算抄疏总的。望周知,望好自为之。


朱一龙是一只兔子。


 


放在食草动物都有些过分可爱的品种。


 


但是这并不影响他成为那一年警校毕业生里最优秀的学员。


 


朱一龙作为一只很man的兔兔,对自己向来是十分自信的。他的梦想是成为动物城的守护神,谁说只有食肉动物可以,食草动物从此也要拥有姓名。


 


可爱,不弱小,而且能打。


 


我要凭自己能力把动物城的犯罪率拉低一个百分点。


 


朱一龙在收到面试结果之前依然是这么想的。


 


紧接着他就被派去做了一名交警。


 


“哎呀,这么可爱的兔子,让他去做交警就可以啦,危险的任务当然还是要交给我们食肉动物来做的。”鳄鱼长官这样说道。


 


他完全没有看朱一龙在校时期的成绩。如果他看完,应该就能提前预想到朱一龙徒手砸穿他办公桌的结局。


 


朱一龙就这样成为了一名兔子交警。每天的任务就是开着敞篷巡逻车,在他负责的辖区里……贴罚单。


 


好在朱一龙有做穿冷板凳的精神,完全没有泄气,即便是做一名小交警,也恪尽职守。


 


看,兔子交警今天又在工作了!


 


“前面的车,停下来——”


 


 


那是一辆绿色的电动车,后面还背着好大一个塑料箱。


 


从车上下来一只火红火红的小狐狸,穿着格子衬衫,戴着黑框眼镜。仿佛是被拦下来太紧张,大尾巴在不停地甩来甩去。


 


狐狸看见朱一龙,也愣了一下:“警/察叔叔,有什么事吗?”


 


朱一龙被他噎了一下,暗暗翻了个白眼:“你胡子拉碴的叫我叔叔?”


 


狐狸赶紧改口:“哥哥!”


 


结果手一松,差点把电动车给碰到地上。


 


兔子扶额,觉得自己可能是遇见了一只傻狐狸。


 


不过,嗯,还挺可爱的。食肉动物也可以这么可爱吗?


 


“电动车上路是要戴安全帽的,你不知道吗?”他低下头,假装在写罚单,其实在用余光观察小狐狸的反应。


 


“啊,我还真的不知道……怎么办,我还要给羊女士送甜点,不用小绿的话我赶不过去的。”


 


小狐狸耳朵耷拉了下来,低着头小声说。


 


 


朱一龙从巡逻车里拿出来一个自己的备用头盔,递给小狐狸:“先用这个吧。”


 


他又把罚单撕下来说:“别忘了拿着这个去交罚款。”


 


“谢谢哥哥!”小狐狸惊讶地看了看朱一龙,也没有来得及看罚单,一把塞进兜里,骑上小绿就要走,“哥哥我时间赶不及了,真的谢谢你——”


 


 


兔子警/官看着渐渐消失在马路上的小狐狸,不知为什么有点想笑。


 


真的是笨笨的又有点可爱,如果他回去看罚单,应该就会发现自己留的电话号码了吧?


 


兔子心满意足地想,希望他不要太笨。


 


不过怎么感觉有点眼熟呢?


 


 


当天晚上,朱一龙的狐信收到了一条好友申请。


 


好友备注是“白宇”,头像呢则是戴着小狐狸装饰的绿色电动车。


 


朱一龙点了通过,对方很快就发了消息。


 


“兔子哥哥,我已经买了新头盔啦,你的头盔我什么时候还给你呢?”


 


兔子打字就没有那么快了,他一个一个字慢慢敲:“我都可以。”


 


“那这周六我送到你家来吧!”


 


 


到了周六那天,小狐狸不仅人来了,头盔来了,还带了一个礼物。


 


朱一龙万万没想到。


 


小狐狸抱着一个一人高的巨型冰棍,站在兔子家门口。


 


“兔子哥哥,这个是送给你的……”


 


朱一龙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那个冰棍踹进冰箱。


 


小狐狸一路抱着冰棍,手都冻得凉凉的,还恶作剧似的往朱一龙身上摸。


 


结果朱一龙就蹭到了小狐狸软软的小肉垫。


 


朱一龙沦陷了,半天没缓过神,甚至下意识抓住小狐狸的手,说:“我帮你暖一暖。”


 


小狐狸笑得十分灿烂,也抓住兔子的手,小肉垫压得更紧了。


 


“谢谢哥哥!”


 


 


兔子警/官怀疑自己恋爱了,喜欢上了一只食肉动物。


 


等小狐狸走了以后,他冲进厨房,把那个冰棍拿出来吃掉。


 


担心冰棍会化,他就也钻进冰箱,直到全部吃掉才冻得抖抖索索地爬出来。


 


当天晚上,刀枪不入的兔子警/官就开始跑厕所了。


 


 


到了下周一,小狐狸抽空去交了罚款,看着来来往往的穿着制服的动物警/察,他犹豫了一阵,还是小声问登记的工作人员:“姐姐,你们这里有一只兔子警/官,他今天在不在呀?”


 


“哦,朱一龙啊,”松鼠小姐眨了眨眼睛,“他不知道怎么回事,在家休息了一天得了肠胃炎,今天请假啦。”


 


狐狸一下子僵住了——完蛋,闯祸了。


 


他用最快的速度冲回家,开始给兔子哥哥煲养胃粥,赶在中午来到朱一龙住院的医院。


 


 


看见朱一龙脸色苍白地躺在床上,小狐狸心疼坏了。把红色保温杯放在床边,小声说:“哥哥,对不起,是我不好,是我想得不周到……”


 


朱一龙都让笨狐狸气笑了——对呀,你怎么这么笨,做这么大一支冰棍给我……


 


我怎么这么笨,还一定要吃完呢?


 


 


“兔子哥哥你放心,我一定会负责的……我每天过来给你送养胃粥,我还会做甜品!哦不行……哥哥你现在还不能吃那些东西,反正我一定会……”


 


朱一龙摸了摸他垂下来的耳朵,一直到小狐狸回去上班之前,他满脸都是写着心疼。兔子哥哥感觉心里暖暖的。


 


只不过他感觉,这只小狐狸越来越眼熟了。


 


到了晚上,朱一龙躺在病床上,打开某大型交友网站福li福li。


 


他关注的一个主播正好在线,兔子打开了直播室,突然就愣住了。


 


“这个草莓布丁最好不要放置时间太久哦,把它装杯以后,嗯,点缀一个小草莓就可以吃啦——”


 


朱一龙感觉自己的心砰砰地在跳,这个声音太耳熟了。


 


“如果不吃的话就封起来放进冰箱,不要放太久哦。接下来我们……哎呀!”


 


摄像机突然被笨手笨脚的小狐狸撞翻,那张白白净净的脸无意间出现在了屏幕上。


 


朱一龙当然记得,他的小狐狸嘴边有一颗浅浅的痣。


广告位:置身烈火同人本

一周年最后一刻


给大家一张 


地星海星游乐园的门票


本园于2018年8月26日开园


乐园游乐设施包括


功德笔跳楼机


山河锥过山车


旋转长生晷


镇魂灯城堡


希望大家可以遵守游园秩序


祝大家在里面可以有奇妙的一天~~~ ​​​

【朱白】我家猫生病了,他对象告诉我的。

倾城老师你好棒,我甚至觉得可以还有后续......

倾城无我:

真的是猫片,又是城霸天医疗室。


来自可可爱爱的 @疏然然然然 迟到的生贺,祝你年年有今日,岁岁有今朝(?)


医生,你好,我觉得我家猫病了。


 


发现这件事的是我家崽的对象。


 


没错,我怀疑我家的两只猫在搞对象。


 


对,两只公猫。


 


大两岁的那只叫橘一龙,听名字我们可以推断他是只橘胖。是的,特别壮,徒手扑坏猫爬架那种。


 


小的猫崽叫北北,是只小狸花猫,刚到我家三个月。


 


2.5只北北约等于一只橘一龙。


 


我觉得直男这种东西,不仅存在于当代人类社会,他们还存在于猫界。


 


橘一龙就是一个典范。


 


首先我要声明,我领养北北绝对不是给橘一龙挑童养媳,是的,绝对没有,他们可以是父子情兄弟情,谁特娘能想到他俩现在是爱情。


 


一开始北北刚到我家的时候,是一只娇弱且怕生的崽崽,刚放进家里走路都小心翼翼的。


 


我现在想来,那个时候他就引起了橘一龙的注意。


 


自从他来了以后,橘一龙再也不玩我的耳机线了,他也许找到了新的玩具……就是我可怜的北北。


 


相比于高贵冷艳的橘一龙,北北真的让我凄惨的人生体会到了养猫的乐趣。你知道吧,超级软的灰绒绒一团小可爱,睁着大眼睛看着你,有时候还蹭着你脚踝撒娇,晚上还一定要陪你睡觉。这谁顶得住,反正我顶不住。


 


橘一龙小时候从来没有这么黏人过。


 


橘一龙是一只脱离低级趣味的猫,不,哲人。


 


他从来没有扑过逗猫棒,拒绝猫薄荷。


 


你忘了换猫砂他还会凶你。


 


靠,好严格一男的。


 


唯一的乐趣就是看电视——你能想象,一只猫,特别爱看电视,尤其是体育频道,什么NBA啊CBA啊,哦,最近挺喜欢看肥皂剧的,就那个什么,我的真朋友。每次男二被虐的时候他就疯狂磨爪子。


 


但是这些都没有北北对他的吸引力大。


 


橘一龙不管干什么都要叼着北北,吃饭的时候要把北北叼到食盆边,盯着他吃完猫粮喝完小牛奶才吃自己的。


 


北北刚来我家一个月的时候还能跟我一起睡,后来我苦命的崽崽就被橘恶霸叼走了,我早上起来一看,橘一龙把北北搂在怀里,睡着睡着还要给北北舔舔耳朵,把崽崽舔得小奶音都喵出来了。橘色大尾巴还朝我甩来甩去,真特么能炫耀。


 


更过分的是啥,我试图把北北抱出来,橘一龙就睁开眼睛,凝视我。


 


死亡凝视。


 


我怂到默默松手。


 


当时我就开始怀疑,是不是我太偏爱北北了,让橘一龙感觉自己受到了冷落,在家的地位被威胁。


 


于是那天我趁北北睡着的时候,把橘一龙掐着爪子拎到客厅。


 


我说,拢龙,你不要多想,妈妈还是爱你的,有什么好吃的猫饼干我都给你留着,行不?


 


橘一龙冲我翻了个白眼——猫竟然会翻白眼,还翻得超级凶——然后回去搂着北北睡觉了。


 


那一刻我才知道,在橘一龙眼里我们家的地位是这样的:北北第一,他第二,我才是底层。


 


 


我突然就觉得北北像是被山大王看上的压寨夫人,长得楚楚动人,性格也又软又甜,可是被恶霸给抢去当媳妇儿了,我还救不出来。


 


春天到了,又是动物们交/配的季节。


 


橘一龙今年,没有叫得响彻云霄,没有叫得我想拿拖鞋抽他。


 


相反,他异常安静,我怀疑是不是他成精了,知道我在研究送他去绝育,于是老实下来乖乖做猫。


 


北北最近却一直睡不醒,眼眶粉红粉红的,每天躲在我身边奶里奶气地叫。


 


而且他好像更怕橘一龙了,橘一龙一来蹭他,他就躲。


 


一开始橘一龙还顺着哄他,他再闹得凶了,橘一龙就直接把猫扑到身下,当着我的面上演一场强取豪夺。


 


我觉得我应该在车底。


 


北北就喵呜喵呜地叫。


宝贝对不起,妈妈也打不过橘一龙啊。


 


 


我本来以为橘一龙可能只是跟他闹着玩,兄弟情嘛,舔舔猫铃铛什么的,只不过我再也没机会揉北北的猫铃铛了。


 


……哼!


 


但是我后来发现,事情不太对。


 


北北开始食欲不振,走路也一瘸一拐的,而且特别能睡。


 


橘一龙倒是精神如哈士奇。


 


而且北北那个地方……肿了。红红的一圈,他总是抬起腿来自己默默地舔,要多可怜有多可怜。


 


我留了个心眼,某天半夜定好闹钟,爬了起来。


 


隔着卧室门我就听见外面有一阵阵特别可怜的猫叫声。


 


我打开了门。


 


我红着脸关门。


 


……


 


橘一龙你这个大渣男!!!


 


第二天我就把橘一龙关进了厕所。在我家这么自由民主的地方,怎么可以发生这种强取豪夺!


 


坚决不行!


 


橘一龙在厕所里叫了一整天,以这家伙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的德行,我严重怀疑只要我一打开门,他就会一爪子把厕所水扬到我身上。


 


最后是北北可怜兮兮地来冲我喵喵叫,我给他吃猫饼干,他不吃,我给他喝小牛奶,他用尾巴推了推食盆。


 


得,一个在里头闹,一个在外头绝食。


 


……合着是我棒打鸳鸯了呗???


 


没办法,自己养出来的崽跟别的猫跑了,我能怎么办,宠着呗。


 


至少我找到了他俩腻歪的原因,假装自己很开心呢。


 


 


后来我才发现我的北崽生病了。


 


一种很令我懵逼的病。


 


一开始是橘一龙舔北北的次数变多了,然后橘一龙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圆了起来。我寻思着也不对,按照他俩的上下关系,不应该是北北圆润起来才对嘛。


 


……等会儿,我到底在说什么。


 


总之事情的走向就是,北北每天被橘一龙舔得像是从水里捞出来一样,而且猫舌头上不是有倒刺吗,这就导致橘一龙每天都在吐毛球。


 


我倒是不担心橘一龙,他是只成熟的猫,该学会照顾自己了。


 


我比较担心即将被他舔秃的北北。


 


后来就是家里的虫子变多了,然后地板上总是粘粘的,像是有什么胶一样。


 


我一开始怀疑是不是橘一龙背着我把厨房的蜂蜜给弄洒了,可是事实证明并不是。


 


 


直到有一天,橘一龙又把北北叼到我面前了。


 


橘一龙:“喵。”


 


我正在肝游戏,没空搭理他,随口说了句你怎么又欺负北北啊。


 


橘一龙:“喵。”


 


然后它一爪子把我手机拍到地上,在我抓狂之前把北北往我脸上怼。


 


我没闭上的嘴巴塞了一嘴北北的毛。


 


竟然是甜的!


 


我愣了半天才想起来吐猫毛,然后把北北抓到手里,闻了半天。


 


我当然没有丧心病狂到抱着北北浑身舔,但是我把北北放在鼻子前的时候,闻到了一股浓郁的香味。


 


是水果糖的味道。


 


……


 


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,我发现北北身上的体液都变成了甜的,难怪橘一龙每天抱着他狂舔。


 


……难怪这家伙最近胖了这么多!猫爬架又坏了!


 


本来我以为北北别是得了糖尿病什么的,结果我现在反而比较担心橘一龙会高血糖了!


 


我的甜崽真的变成甜崽了,我慌,我慌得一批。


 


没办法,我只能把他俩隔离,北北被我关进了笼子里。


 


然后橘一龙学会了开锁,搂着北北对我发出王之蔑视。


 


我:?


 


于是我把北北的笼子放在了冰箱上。


 


橘一龙爬不上去,就跳到冰箱对面的流理台上,然后再从台子起跳,去够冰箱顶。


 


其实他是跳不上去的,我从来没见过橘一龙做没把握的事,他如果是一个人,应该是一个成熟稳重,对自己有掌控能力的成功男青年。


 


但是为了见北北,他一遍一遍地跳上台子,又从台子上摔下来,摔到晕过去,再站起来,继续一瘸一拐地跳。


 


我虽然对橘一龙往日的霸道行径痛恨至极,但是也不忍心他每天为爱伤害自己。


 


我把橘一龙也锁起来,他就一动不动,开始绝食了。


 


北北则趴在笼子里,喵呜喵呜地叫着,他叫一声,橘一龙就回一声。到最后橘一龙已经叫不出声了,就对着北北轻轻摇尾巴。


 


那天我照常给北北喂猫粮,才发现北北缩在角落里,在一声不吭地流泪。


 


我只好哭着把北北从笼子里放出来,看他奔向橘一龙身边,乖乖钻进奄奄一息的橘一龙怀里。


 


我说,好了,我带北北去看医生,我再也不拆散你们两个了。


 


医生:……


……所以医生,你觉得是我病了,还是猫病了。


 


医生:猫呢?


 


我突然想起来被我闷在书包里的猫,赶紧把拉链拉开。


 


橘一龙先从里头冒出头来,谨慎地打量着陌生环境,直到看见了我,才一脸冷漠地把北北从背包里叫出来。


 


北北也钻出毛茸茸的小脑袋,甜甜地叫了两声。


 


我把北北抱起来,交给了医生。


 


我说:“医生,你得救救北北啊,你看我家橘一龙都胖成啥样了,谈恋爱我管不了,但他再这么胖下去我每天早上就要被他压到窒息了。”


 


橘一龙一脸冷漠地伸出爪子:嗷。


 


医生:哦。


 


我摁住准备挠人的橘一龙,继续说:我想好了,这年头嘛,弯就弯了吧,哎呀那个叫什么龙和白什么的演员不也要结婚了吗,好事儿的呀——医生你能不能不要揉北北的猫铃铛了,我快控制不住橘一龙了……!!!



各位看官老爷看看赔本良心制作《置身烈火》吗